下载APP

职里职外聊职业生涯规划—挥之不去的无意义感
2021-02-19   391次阅读   1个赞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经历了这样的一个教育过程,被盘剥完以后,扔进了社会,是什么驱动着我们要去做一个职业生涯规划,根本的动力是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你刚才的用词里面,我们是被扔进了社会,这让我想起了海德格尔和萨特的存在主义观点,我们是被抛入这个世界的,我们的存在是偶然性的。尤其在成人以后,我们将真正面对现实,不得不去面对人存在于世的四大主题,意义,自由,孤独,死亡。伴随而来的是焦虑与恐惧,欲望与梦想,驱使着我们向前。”

“想想也是,一个人的职业生涯规划,虽说加了职业两个字,其实就等于一个人的人生规划,这必然涉及到人生的一些根本主题。”

“是啊,这些东西一直以来都是悬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无法忽视,还时不时的威胁我们一下,制造焦虑和恐慌。就说无意义感吧,这是我在职业职场类咨询中经常听到的关键词:做这份工作好没有意义;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两点一线,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这个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对我来说纯粹是浪费生命。”

“好熟悉啊,都是生活中的常用语。”

“其实,关于意义的命题,是很矛盾的。首先,我们每个人都要追寻意义。我们的生命中如果没有意义、目标和价值,这样的生活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痛苦。持续的折磨之下,很多人会选择结束生命。弗兰克尔就说过,在集中营中,感到无意义的人很难生还。意义感可以让我们生活得更好,更充实和富有激情,我们需要某种绝对性,需要可以让我们去努力追求、指导我们生活方向的实实在在的理想。其次,问题也出在,我们发现唯一的绝对就是没有绝对。在存在主义哲学理念中,世界是偶然的,任何事情都可能是另一副样子。我们人构成了自身、自己的世界以及在这个世界中自己所处的情境。从这个角度讲,不存在什么意义,宇宙中不存在什么宏大的设计,没有知道生活的原则,除非我们自己创造这些原则。所以,根本的矛盾就来了,不停地在寻找意义的我们,该如何在一个没有意义的世界中找到意义?”

“是啊,这就是在生活中,我们经常遇到的摇摆现象。”

“我们的职业生涯规划在本质上,就是寻找个人在世俗的意义,我们可以不去追问我们为什么而活,但是没有办法不去追问我们该如何而活。我们面临的任务就是在没有外在坐标指引的情况下,找到生命的方向。我们如何能够构建自身的意义,而且这个意义要足以支撑个体的生命。法国文学家加缪曾用荒谬这个词来形容我们在世上的基本情境,也就是寻求超越和意义的我们却必须生活在一个没有意义的世界中的困境。尤其当我们周围的环境中,充斥着金钱至上的观念时,这样的感觉尤其强烈,虚无与荒诞,欲望与争夺,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没有任何意义。萨特曾说过,人是一种徒劳无益的激情,我们的诞生毫无意义,死亡同样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意识到创造自己的意义,而不是寻找上帝的或者是自然的意义,然后我们必须全然投入去实现这个意义。”

“嗯,这样的话,不管做不做职业生涯规划,本身我们已经走在这条路上了。那么,创造我们自己的意义,是哪些意义呢?”

“这只能列举一些,每个人的意义都是独特的、珍贵的。我们这里只能是罗列一些通用的参考。第一个是利他。利他的意义体现在,给世界里留下较好的居住环境、服务他人、参与慈善公益活动,这些活动都是正确和美好的,并给其他人提供了生命的意义。我们的职业生涯规划,如果我们的职业是老师、医生、作家、创业者、企业主管、治疗师等,甚至包括所有职业,都是在自我成长的同时,在创造一种涟漪效应,帮助他人,成就他人,给自己也带来了最大的意义满足感。第二个是为理想奉献。也许在我们的语境中,这是一个被过度透支的词组,可是本质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卡尔·雅思贝尔斯说人通过自身理想成就自己,威尔·杜兰特说它可能是某个唤起个人潜在崇高性的群体,这个群体赋予个体一个值得努力的、不因死亡而泯灭的理想。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利他还是一个很重要的成分,许多理想都有利他的成分,更重要的是它能够使个体超越自我,即使这个活动本身并不明显是利他主义的,使个体成为更大架构中参与协作的一部分。第三个是创造性。正如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同意服务于他人和献身理想能够提供意义感,创造全新的东西,某种从未出现过的、美丽的、和谐的东西,也可以有效地消解无意义感。创造本身提供了自身的合理性,没有必要再去问为了什么,创造就是存在本身的理由。我们不要把创造狭义的理解为发明,创造可以在任何工作事物中发生,发现新的方法、新的配方、新的看人方式、不同的理解角度等,都是创造,这是我们职业生涯规划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第四个是享乐主义的解决方法。它的观点在于,生命的意义在于完全地品尝生活,对生命的奇迹保持惊奇,把自己投入生命的自然韵律之中,在最深的感触中寻找快乐。总之,生命是一个礼物,接受它,打开它,赞美它,使用它,享受它。”

“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视角,我们的传统一直告诉我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好像是只能由苦逼才能带来成功似的。难道我们不可以把整个过程变得快乐一些,幸福感强一些吗?干嘛总是苦大仇深的去做每一件事。”

“就是,主动权完全在我们的手中,很多事情过程都是一样的,关键就在于我们如何去看待它,很多苦,是别人眼中的苦,我们何必要时刻去认同讨好别人的眼光和观点,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职业生涯规划不是一个受苦的过程,人生更不是,快乐和幸福都是自己决定的,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基调。第五个是自我实现。马斯洛认为人有着趋向成长和人格整合的倾向,有着一个内在的蓝图或模式,其中包括整套独一无二的特性组合,以及表达这些特性的自我驱力。自我实现是我们自然的过程,是人类作为有机体的最基本过程,并不需要任何社会结构的协助就可以实现,可关键在于,他认为社会是阻碍自我实现的,因为社会常常会迫使个体放弃自身独特的发展路线,接受并不适合的社会角色以及令人窒息的习俗。所以,无须多说,就能解释职业生涯规划存在的理由。以上五个是比较典型的能赋予意义感的意义,这样说起来比较拗口。”

“那在你的实际个案中,无意义感有哪些表现呢?”

“一种叫做存在的空虚,具体表现出来就是无聊、冷漠和空虚的主观状态。这样的来访者感到愤世嫉俗、缺少方向感、质疑大部分活动的意义。有些人在忙碌一周后,周末通常会感到一种空虚、无所适从、模糊的不满足。空闲时间会让人意识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想做。我有个个案是来自政府机关的一个来访者,从头至尾,整个人散发着无聊和空虚,来一个想法,否定一个想法,一边嫉妒别人,一边又为自己的不作为辩护,他这种表现,正是弗兰克尔所描述的,现代人的困境就是人无法听从本能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也无法根据传统了解自己应当做什么。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对这样的价值危机,要么选择从众,要么顺从权威。第二种类型是冒险主义者,他们总是在寻找问题,他们完全接受一个目标而几乎不管其内容如何,每当一个目标完成,这些行动主义的中坚分子必须得立刻找到另一个目标,免得自己陷入无意义感中。我接触过几个个案就是这种类型,他们看上去非常积极,富有激情,其实会发现,状态就是无头苍蝇,没有一个聚焦的目标,焦虑的行动只是为了掩盖内心的无意义感。第三种类型是虚无主义者,他们总是在怀疑其他人认为有意义的活动,他们的精力和行为均源自绝望,他们在破坏中寻找带有愤怒的快乐。第四种类型是无所谓的人,他既不强迫性地从理想中寻求意义,也不愤怒地抨击别人的人生意义。”

“第四种类型在心理咨询中不少见,他们来咨询有个共同特征,就是被逼着来的。”

“是的,我在职业生涯规划类咨询中还没碰到过,这类人不会来做这种咨询。在青少年家庭治疗咨询中到是见过几个,反正抱着你们爱咋样咋样与我无关的态度。总之,意义感对于职业生涯规划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如果找不到规律,就会感到烦躁、不满和无助。如果我们相信自己能够找到意义,就能带来一种掌控感。意义的意义之一就是降低焦虑,意义的存在能够减轻我们在面对缺乏规律和结构的人生和世界时所产生的焦虑,我们需要意义,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一旦一种意义感产生,价值观也会随之产生,反过来价值观能够强化我们的意义感。”

 


壹点灵,壹点心香,漫步前行

成为壹点灵专栏作者,写专属于心理学的班马文章

欢迎投稿及勾搭:wenzhang@yidianling.com


1个人已点赞

评论(0)

期待你的评价哦~
免费热线(400-765-1010) 在线客服

早8:00~凌晨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