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现代精神疾病治疗简史:一部曲折、艰辛的血泪史
2021-03-25   2460次阅读   4个赞

01

历史是一门有意思的学科,它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平时我们也能发现,要了解任何事物,如果想要了解清楚、明白,就要去追溯它的来龙去脉,也就是历史。

对于精神心理疾病领域也一样。

整个的精神疾病发展治疗史,是一部悲壮的,人类与痛苦和苦难的斗争史。

从考古学来讲,若追溯到较早的人类存在精神疾病以及和精神疾病抗争的活动痕迹,可以追溯到六七千年以前。

早在西方,公元前7000年的时候,当时的西方古人对精神疾病的看法是“患者的脑中进入了魔鬼,所以导致的疯癫”,治疗的手段是“环钻术”,即在病人的头顶上凿出一个核桃大的窟窿,让附身的魔鬼从患者的头颅内逃出,以此来驱除疾病。

除了“环钻术”以外,还有各式的驱魔术,巫术…… 

驱魔术,巫术,到今天也有。

不过在过去的年代,人们没有其他方法,寄希望于鬼神的“治疗”方法,是当时唯一的手段。

 

02

 

后来,时间进入公元纪年,包括在漫长的中世纪,人们用圣经、圣符、圣水为病人驱魔治病,渴望得到上帝的力量,以此治疗疾病,救赎病人,亦是罪人的心灵。

后来,也使用过“放血”、“关禁闭”,来对待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放血”疗法是在患者的大腿、胳膊上划个口子,放掉大量鲜血。根据对应的理论,“疯病”是因为体内的血过热导致,放血能够达到冷却血管、平衡体液的效果。

“关禁闭”,即:将病人与犯了罪的罪犯关在一起,这种方式暗示了病人和罪犯一样,有某种道德或者行为上的缺陷。

再后来,治疗的方法还有脑组织切除术,电击,鞭打等等。

拿脑组织切除术来说,是将病人的一部分大脑额叶通过外科手术进行切除,这种方法虽然能够治疗病人的一些异常行为,但也很容易引起病人在术后变得性格木讷、幼稚、呆板、丧失很多原有的心理功能。

但这个手术刚推行出来的时候,却受到很多好评。甚至,发明手术的这个人,还荣获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但同时,亦有很多人说,这种切除病人的大脑而荣获的诺奖,这是诺贝尔医学奖史上的最大耻辱。

我不在此发表相关看法了,大家感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

精神疾病发展治疗简史:一部人类与无知愚昧的斗争史

就是上面找来的这张图,所谓的脑叶白质切除术。

今天它已经因为太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被废除了,但当年,风靡一时。

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匪夷所思的治疗精神疾病的方法,不一一讲啦。

 

03

 

明显有异常行为的精神症状人们容易识别,但是像焦虑、抑郁、恐惧等隐蔽性情绪障碍的问题,过去的人难以识别,一般不认为是病。

例如欧洲中世纪的时候,有些教会中的牧师,为了表示对上帝的虔诚,以及洗刷自己的罪恶,他们用鞭子狠狠地抽打自己,希望赎罪,得到上帝的宽恕。

令人难过的是,不止一位这样的人活生生把自己折磨至死。

其实这些行为,用变态心理学的观点来看,是很容易解释的,这些“救赎”行为,应该是重度抑郁发作时的“自罪妄想”。

究竟这些牧师是否前世有罪,我无法谈及,但方式,折磨自己至死一定是不对的,其余的,相信大家有自己的看法。

这大概是西方的情况,而我们中国人呢,在治疗精神疾病上,过去能拿得出手的,应该是传统文化和中医了。

中医我不多谈了,很多关于治疗精神疾病的方法,在中医中有体现,我相信老祖宗有高深的智慧来解决这件事,但是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很多的中医大夫,是对精神疾病无能为力的。

究其原因,是古老的智慧后继无人,还是中医在这件事上真的不如西医,我这里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但从我们中国儒家的文化来看,中国人比西方人更加习惯内省,我们凡事会从自身上去找原因。

如果是精神疾病,儒家文化大概会谈及以心格物,诚意正心,这些方法对保留有自知力的患者是否见效我不谈及,但对于重度的失控精神疾病患者,恐怕他是不会听你的。

彼时,我们格物致知,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今日,心理学来到了中华的土壤上,很多人嚷嚷着要善待自己,这亦没有错。

爱自己,与苛律自己,我觉得,在更高程度上是可以合二为一的。

今天,在这个地球上,每个人都能健康而自由的发展,这是不变的方向。

 

04

 

中医和传统文化体系博大,内容庞杂,我自己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不多谈及。今天我们在医院里治疗精神疾病的方法,大多是用的西医的方法。所以谈西医谈得多一点。

刚刚提到了抑郁症,除去抑郁症之外,精神类疾病还有大约几十种明确分类、不同类型的精神疾病。

包括精神分裂症、进食障碍、焦虑障碍、人格障碍、癔症、双相情感障碍等等。

在现代的精神病理学看来,每一种疾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异常表现,以及分类的根据。

西医认为,精神疾病是大脑神经功能的紊乱,而即便是这样,精神疾病的病变部位也实在是太微观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个仪器能够直接通过检测来诊断精神疾病。

接下来要提到一个牛人,他是德国的一位医学家,更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精神病学家,直到今天我们使用的DSM精神疾病诊断系统,其中还有很多分类方法,遵循的是他当年制订的分类。

 

05

 

他是克雷丕林。

说来也有意思,他出生于1856年,和心理学界鼻祖,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弗洛伊德出生于同年。

他们俩都是在人类精神心理领域留下过无法磨灭的重大足迹的人,一个用精神分析探索潜意识,一个则用严谨客观的立场来探索精神疾病。

今天,精神分析仍然是很多心理咨询师首选的流派和技术,而克雷丕林创立的临床科学分类法也一直沿用至今,成为大多精神疾病教科书的指导。

克雷丕林或许没有弗洛伊德出名,但他的功绩同样巨大。

你想想,那个时代,精神疾病又看不见、摸不着,如何进行研究?

所以这是一项极考验人类耐心与情怀的艰巨工作。

首先,他站在一名科学工作者的角度,坚信精神疾病与其他疾病一样,有生物学的现象规律可循,可以从疾病自身的角度客观、天然的分类。

然后,他开始了艰苦地观察、记录工作。

精神疾病在解剖学上的观测是很困难的,克雷丕林通过记录现象,从庞杂的病症表象进行汇总,从大量样本和数据中进行无比枯燥的分类,从而试图找到规律。

这项工作不容易,需要老牛般的勤恳,但克雷丕林做到了,成为了这个开创历史先河的人。

在一个只能用现象学来观摩的未知领域,他奠定了早期精神病理学的基础。 

今天的DSM系统,很多疾病分类还是遵循着克雷丕林当年的研究。

 

06

 

那么初步的诊断系统有了,西医又如何进行现代的治疗呢?

说到历史上第一个治疗精神疾病的合成药物,也很有意思。

它叫做异烟肼,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刚研发出来的时候,本来是治疗肺结核的。

结果在使用过程中,发现它居然还能够改善抑郁患者的不良心境,这在当时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偶然发现。

然后就开始投入临床,使用于抑郁症状的改善。

异烟肼的故事还没落幕,1952年,又一个叫做氯丙嗪的主角登场了。

同样很有意思,氯丙嗪的研发本来是为了治疗疟疾,结果又误打误撞,发现它可以治疗精神病性的症状。

这是挺了不得的一件事。

人类受精神疾病的折磨已经很多年了,不说其他的方法,仅是在药物上,还从来没有这么立竿见影的发现出来。

氯丙嗪的横空出世,让它登上了当时的时代舞台,被人们誉为——精神科的青霉素

后来,氯丙嗪作为第一代的精神病药物,已经被淘汰了。人们站在历史的偶然收获之上,又继续钻研和实验,开发出了不同种类、不断迭代的各类药物。

所以,从第一代的精神药物诞生至今,也不过是短短的70来年。

 

07

 

今天,治疗精神疾病,医院的首选药物仍然是西药。

除了西药治疗之外,还有电休克治疗(EMCT),心理治疗,以及中医,等等等等。

最无害的当然是心理治疗,但是对于重度的精神症状来说,心理治疗范围有限。

见效快的目前还是西医药物。

中医吧,我觉得是有很多智慧的,但是普遍来说,我不想讲现在没有好中医这样的话,只能说,西医较为普及,再加上心理治疗,一般来说,大多的患者,现在都是能够好的。

作为中国人,我也希望中医大放光彩,能够出现一些真正厉害的医者,为患者造福。

但是,现在人类对于精神疾病的了解,还只是开始,在前人走过的血路上,我们正在总结经验教训,摸索方法。

我相信,在100年后的今天,人类会有更好的对付精神疾病的方法,想必要比现在轻松、容易得多。

历史终究是会朝着进步的方向发展的。

而我们恰巧生于历史的交接处

在今天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为繁荣、复杂的时代局面,让我们一起祝愿吧:

明天一定会更好!

 


壹点灵,壹点心香,漫步前行

成为壹点灵专栏作者,写专属于心理学的班马文章

欢迎投稿及勾搭:wenzhang@yidianling.com


4个人已点赞

评论(0)

期待你的评价哦~
免费热线(400-765-1010) 在线客服

早8:00~凌晨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