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一例电话催眠处理情绪问题
2021-04-13   1090次阅读   4个赞

来访者小薇(化名)女,35岁企业文职人员,前来咨询时主要表现:

躯体疲劳,难过得随时想哭,觉得活着没有价值感,总是莫名其妙感到害怕以致不敢独处,经常坐立不安,此状态持续两个月。五个月前由于单位人际关系事件引发郁闷情绪,睡不好觉后来逐渐加重到目前的状态。

来访者在找到我之前已经在当地省医院就医确诊为抑郁状态伴焦虑,并已服药两周,服药后失眠症状得到改善,其他现象未见缓解,医生建议服药同时做心理咨询,但不敢前去面询,遂选择网络咨询,且拒绝视频。本案例初期来访者多种情绪并存,处于深深的痛苦之中,苦于无人能够理解她,求助动机特别强烈,能够严格遵医嘱服用药物,也非常配合心理咨询,所以很快建立了良好的咨询关系,按照每周一次的频率一共做了8次心理咨询,来访者感到自己具备独自成长的力量而提前终止咨询。

小薇生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母亲对她的管教较严苛,小学六年级时由于叛逆曾经逃学在外遇到街头小混混,发生了一些让她倍感羞耻的事情,却从没有胆量告诉妈妈,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很自卑自责,伴有躯体症状。目前跟母亲的相处时,母亲也经常会说一些伤人的话,始终认为来访者的状态就是矫情无事生非。

她在自己的小家庭里,也时常感到自己是个累赘,什么都干不了还净给家人填麻烦。老公虽对她宠爱,但也是不理解自己的现状,并且对心理咨询颇有偏见,认为已经吃药了就会好的,孩子还在上初中,也不能跟孩子去倾诉,所以小薇在家里感到孤独无助。在单位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情况,特别害怕被人笑话,一天天地强撑着过。

本案例在第三次咨询时焦虑感已经得到较好的处理,因此第三次咨询目标确定在处理恐惧情绪,经过前两周的咨询与回家练习,来访者能够做到3~5分钟独处,独处时恐惧分数9分(满分10),鉴于咨访关系良好,商定使用催眠技术,由于小薇拒绝视频咨询,所以只能通过电话实施远程催眠。在这之前我已经做过几十例远程催眠,电话催眠也近10例而且都很成功,所以对小薇的情况很有把握。

我使用了小薇熟悉的放松引导语导入,所以她很快进入催眠状态,她自己对于这种莫名的恐惧感来源说不清楚,十几岁开始就总害怕,只是现在加重了所以不敢独处。在查找恐惧源头时,年龄回溯到3岁时,进入的一个场景是,爸爸大声训话吓到她了,她当时就被吓哭了,原来是她自己走出去离家很远的地方,爸爸出去找她,一看到她就喝斥她,后来看到她哭,抱起她来哄了很久一直到她开心了,经验判断这个事件不是深藏她潜意识中的恐惧的最初事件,于是顺着时间线继续查找,直到查到6个月的时候,她进入这个场景就大哭不止,身体不安地动说好害怕,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她自己躺在那儿,怎么哭也没有人来,害怕极了,通过交流得知,在6个月婴儿小薇的世界里,对这种独处的认知是,妈妈不要自己了,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一个人待着好像就有危害自己的东西要来,所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时候是危险的,可能会死掉所以恐惧至极。

了解到小薇的心理需求,我便知道怎样处理了,首先征得她的同意,让35岁的长大了的小薇来保护6个月的婴儿小薇,她自己提出抱起来的要求,当在催眠状态中她被抱起来之后,马上就不怎么哭了,大概7秒钟之后停止了哭泣,小薇希望被保护的需要得到了满足。这时我还不知道她害怕的情绪是否离开,如果还在就要帮她释放恐惧感,经过核查体验身体感觉,再三确认后,她说“心跳平稳了,害怕的感觉没有了,现在感到很舒服,”既然这样就可以往下进行了,一方面需要加深此时此地她很安全的感觉,另一方面要纠正她被大人抛弃的错误认知,于是引导她走出了房间。

在院子里她看到了正在干活的妈妈,妈妈正把床单往晾衣杆上搭,看到妈妈小薇就要妈妈抱,进到妈妈怀抱,小薇还委屈地抽嗒两声,妈妈爱抚地亲了小小薇的脸蛋儿,我引导她对妈妈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小薇说“我睡醒了看不到妈妈,我喊了那么长时间你都不来抱我,我好害怕呀。” 妈妈回应她“哎哟哟宝贝害怕了?以后妈妈不把小薇自己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了。”

我应道“嗯,妈妈只是趁小薇睡觉时出来干活了,没想到小薇这么快就醒了。”“嗯”她应了一声,我又继续说“小薇现在知道了,妈妈一直都很爱小薇,小薇是有妈妈保护的孩子,小薇很安全。”她又嗯了一声,引导她体会与表达感受,她说“现在不害怕了”,于是我用缓慢声音说“小薇现在感到很温暖-很安全-很踏实对吗”, 关键词加重音。她点点头,我又重复 “温暖-安全-踏实”,“让小薇在这温暖-安全-踏实的感觉中待一会儿好吗”……就这样安静地过了1分钟,她想要妈妈抱着她去外边玩儿,于是妈妈抱着小薇一路走过邻家,走过微风吹拂的小路,来到一家超市,妈妈给小薇买了一个拨浪鼓,小薇特别开心地跟着妈妈在集市上逛着……充分体验到开心满足感之后,我引导小薇回到安全场所,发现安全场所是一片有花有水的树林,小薇惊喜地发现花开得比原来多了3朵,花的颜色也多了一种,原来平静的溪水里游来了两条小鱼,天空也比之前明亮了。在这样美好的环境中停留了一会儿,我给小薇输入“安全+勇敢”的催眠后暗示,便唤醒了她,醒来后她很轻松愉悦。

    经过这次催眠处理,小薇实现了真正的独处,以前最怕在单位能够一个人去厕所,现在也敢自己去了,依然也有恐惧感,但恐惧感下降到3分,可以接受的。

这次催眠过程用时80分钟,除了处理小薇的恐惧感,还有一个收获,那就是争取到了小小薇的老公对她做心理咨询的支持,我在咨询开始前邀请他一起参与进来,以请求他协助为由(请他帮助拿手机和防止出现突发情况来保障我们的沟通),他亲眼见证了催眠的神奇,改变了对心理咨询的偏见,小薇在家里又得到了老公的理解与支持,也促进了她的恢复,加上运动锻炼,她的身体状态也在逐渐好转。

第6次咨询仍然采用电话咨询,实施催眠处理了小薇的羞耻感,不方便在这里描述。对羞耻感的释放是小薇状态恢复的转折点,小薇的难过与无望感消失,对未来生活的渴望从心升起,开始主动想办法增强自信心,努力学习在单位去协调人际关系。并且来访者的行为实验都很顺利地实现了目标,来访者在第8次咨询后决定终止咨询,预后良好。

通过本案例与以往我的案例经验可知,使用认知行为疗法与催眠技术相结合来调整情绪问题的案例,取得效果都很明显,不仅对于情绪的释放比较彻底,而且在对来访者信念做工作的过程中,在催眠状态中与来访探讨和修正其核心信念,远比在清醒态深刻和持久,因为催眠态意识弱化,催眠过程是在潜意识层面处理问题。

 


壹点灵,壹点心香,漫步前行

成为壹点灵专栏作者,写专属于心理学的班马文章

欢迎投稿及勾搭:wenzhang@yidianling.com


4个人已点赞

评论(0)

期待你的评价哦~
免费热线(400-765-1010) 在线客服

早8:00~凌晨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