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化论思想下的爱情观
2021-04-24   1048次阅读   4个赞

爱情是怎么回事儿,这可难倒了许多人。它到来的时候是那么的猛烈,我们根本无法抵御;它去的时候又是那么残酷,让我们痛不欲生。有的人没了爱情就没法活,有的人却觉得爱情可有可无,甚至对爱情不屑一顾。有的人想用化学的方法解释爱情,有的人想用生物学的方式解释爱情,而另一些人则对此嗤之以鼻,说爱情这个东西岂是你们这些没有情感的理科男可以解释的,他们坚持爱情的不可知论。爱情确实是神秘莫测的,以至于市面上出版了铺天盖地的爱情理论和指导书籍,可是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人对于爱情摸不着头脑,为爱情所困。难道爱情就不能认识和解释了吗?

其实不然,将爱情说的神秘莫测,就像神学家把神吹嘘的天花乱坠一般,只是因为不了解而胡言乱语,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理论,所以在错误的理论下盲目的构建,如此,则越涂越黑,在错误的路上坚持的越久则错的越离谱罢了。

    那么什么样的理论能更好地说明爱情呢,纵观各种理论学说,我发现在进化论理论下的对爱情的假说也许才是最好的说明爱情的路径。因为这里有一种追根溯源的高明,我们将一件事情从它的源头说起,然后再讲它的发展和变化,那么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我们自然对于它扑朔迷离的表象就能够看懂和看透了。另外,这里可以建构爱情的大的框架。

    从进化论的视角看,人类的爱情是生殖和养育本能在人类身上的发展和延续,或者说爱情是生殖和养育本能在高等动物群体中发展出来的特殊形式。在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说说低等动物身上的生殖和养育现象了。

    当母鱼产卵的时候,雄鱼则会兴致勃勃的跟随在雌鱼的左右,以便在雌鱼产卵的时候,能够将自己的精液排泄在鱼卵上。像河豚鱼还发展出了特殊的求爱策略,雄鱼为了吸引雌鱼,会大费周章地在河床上创作出精美绝伦的图案。

    许多陆地上的哺乳动物们,为了获得交配权,在交配季节会大打出手。从公鼠们在交配的夜晚打斗的吱吱乱叫到公象之间地动山摇的冲撞的轰鸣,爱情是一场竞争的游戏。在生物界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许多动物在交配以后,也负责照顾幼崽。比如有些的鸟类的雄鸟都和雌鸟一起协作哺育幼鸟,雄狮则守护在狮群旁边,防止其他的雄狮来抢夺自己的配偶以及杀戮自己的幼崽。动物界不乏为了爱情而忠贞不渝的典范。

    从一般动物身上看到的爱情现象可以说在人类身上也有体现。人类身上有对成熟异性的追求,人类的爱情有竞争,人类的爱情有承诺,为了爱情组建家庭养育孩子。

 

和动物一样,我们人类也会有择偶策略,并且比一般动物要复杂的多。一般女性喜欢有钱和有权势的男性,因为有钱和有权势代表了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养育后代。关于这些倾向性在动物和人身上可以说是一样的,只是存在的形式不一样。动物是以本能来保有这些倾向的,而人类是以文化和思想来保有这些倾向的。

    比如在南极,雌性企鹅喜欢能够用较多的卵石垒筑巢穴的雄企鹅。这个特点很稳固。所以说它是一种本能。而人类只是大的范围内女的喜欢有钱和有权势的男性;可是很多个体不仅不遵守这一规则,而且还完全反其道而行之。有的女的说找对象不找有钱的,有钱的男人太花心,找个穷的,日子安稳。总之你会发现,在人类身上呈现出非常复杂的择偶观和爱情观。其实这不是月亮惹的祸,是我们的智商惹的祸。人类越聪明,心眼越活略,人也就越自由,选择也就越多样性,当然也让我们觉得人本身难以捉摸。

    动物的择偶策略之所以以本能存在,是因为他们的大脑没有人类的大脑这般强大。那么通过自然选择,得出最佳的繁衍生殖和养育策略就只能固化在本能中了。而人类的群体智慧使得我们最终会发现最佳的繁衍生殖和养育策略是什么,然后我们会以文化的方式保存这种认知。同时,我们还会根据特殊的情况进行变通,因为对于整个人类族群来说是最佳的生殖策略,对于个体却未必是。个体们的社会地位、社会资源、个体情况以及人生阅历不同,所面临的择偶条件也会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人类个体为了达成自己的繁衍生殖目标则要根据实际地情况灵活地制订可行的规则才行。所以人类的这一倾向是以文化和思想而存在的,并非以本能而存在。

    不过基本的择偶策略的倾向性是有它的巨大的力量的,所以他是主流,他代表了最佳的生存繁衍策略或生存繁衍之道。以至于我们会对于遵从这些规则的人打心底里觉得他聪明,否则觉得她糊涂。尽管我们在心里知道貌美的女性对于男性更具吸引力,(其实貌美的男子对于女性也是一样,因为貌美的男子也代表了健康和能够给后代更好的基因,但是在人类长期的生存压力面前,不得不讲究实际的女性,觉得鲜花没有肉丸子实际,就将男性的美貌放在其次了。可是随着女性经济能力的提高,生存的压力减少了 ,女性对男性的长相也越来越重视了。这就是现在许多经济发达的社会女性对男性相貌要求在不断提高的原因。)有钱和有权的男性对于女性更有吸引力,可是我们人类也会选择次级的策略,那就是美貌、金钱和权势的可获得性。虽然美貌、金钱和权势都是我们渴望的,可是如果只能想,却得不到,或者得到却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灾祸,我们最终还是会选择可得的以及安稳的。在这种情况下,糊涂也变成了一种智慧。你说你不喜欢长得美的,长相无所谓,只要会实实在在的过日子就行,这样的说法,大家不仅不会觉得你糊涂,反而会觉得你务实懂生活,有智慧。(在此补充一点,人类对于美貌的喜欢应该是本能的,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只不过这种喜欢也会被后天的养育所改造。)

    由于人类发展了较高的智商,所以在人类身上还有另一种趋势就是喜欢聪明智慧的人。甚至有时候,这种权重会大于美貌、金钱和权势。比如说,我爱他,他虽然穷,但是很有才。另外,由于这种补偿性,使得很多长得丑或相貌平平的人会更加勤奋和努力的去追求学问和知识,并因此在学术和事业上取得更大的成就,这也是一种变相地增加自身魅力的手段。另外,我们形容女神说她集智慧与美貌与一身。所以我们人类除了爱美貌金钱权势以外,还爱智慧。

    择偶条件的倾向性是文化和思想的,而对于异性的喜欢,以及想要赢得异性的喜爱,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却是本能的。文章开头说的有的人视爱如命,有的人觉得爱情可有可无。其实是这一本能被过度强化和过度失活造成的。

    根据约翰鲍尔比和安斯沃斯的研究,前者可能是矛盾型的依恋关系,这种依恋关系的婴儿,他们的父母乐于满足孩子的需求,但是对于孩子的需求信号却不敏感,所以他们只能部分的满足孩子的需求,这就像是吊着孩子,给你吃东西,但是不喂饱,所以孩子一直处在饥饿的和渴望得到真正满足的状态,孩子就对养育者特别的依赖,以至于不够独立。这种关系激活了对于照顾者过度依恋的需求,由于长期的不够满足,所以需求就被过度激活了。

而跟矛盾似乎相反的是回避型依恋的婴儿,他们表现的过于独立,不怎么依恋他人。似乎没有其他人也可以活。这种状态是因为他们的照顾者会频繁地断然拒绝他们的依恋需求,不喜欢他们的肢体亲近。使得他们对于亲近的需求满足的本身是绝望的。所以他们一方面内心深处非常的渴望亲近,可是又觉得别人不可能喜欢自己的亲近,于是他们一点也不表现出来。他们对外宣称自己不需要亲密关系,其实是害怕体验被拒绝的痛苦和绝望。所以他们的依恋系统是处于失活的状态。依恋的本能似乎被放逐到了苦寒的西伯利亚。

    我提出的人类择偶条件倾向性是文化和思想层面的,而不是本能层面的。是对于《进化心理学》中关于这些适应倾向性适应器的假说的一种修正。我觉得在人类身上,这种倾向性不能再用适应器来命名,因为适应器原本是对实体的命名,而操纵适应器的是本能。比如飞翔的翅膀,或者啄木鸟可以凿开树皮的鸟喙,这些可以称作适应器。而人类的这种择偶倾向已经上升到到了理性思考的层面,就不能再说是一种固定不变的本能,并且他们不是实体,是一种行为和思维倾向性的体现,也就不能再用适应器来命名了。所以用适应器会误导我们,让我们觉得我们的择偶倾向是僵化的,是固定不变的,实际上我们的择偶倾向性只是一个大的趋势,它是会变的,尤其是在具体的个体身上展现出完全相反的特性的情况也是大有人在的,另外,也就是这些倾向性在个体身上有可能会因为外界的环境或者内部知识的改变而改变。

    人类的爱情是生殖和养育本能在人类身上发展和延续。那么随着人类个体的发育成熟,就像许多的动物会有发情期一样,人类也会有思春期。就是人类在第二性征发育开始发育以后,一般女孩在1112岁,而男孩则在1213岁,就会对异性感兴趣,并对异性有了性冲动。如果动物界在发情期为了交配雄性会斗争的你死我活,可见对追求异性表现出了多么强烈的欲望,而人类的男性在性成熟以后对于和异性亲近的渴望也是极其强烈的。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小说以及个人回忆中对爱情的描述是爱情像一团火,爱情让人夜不能寐,爱情让人神魂颠倒的原因。其实是生殖本能在我们体内引发的各种激素大量分泌造成的。这不是后天培养的,他就是一种本能设定,它就像易燃的汽油,稍微有些火花就会将他们点燃地像熊熊地烈火。男性如此,女性也一样。

    一方面这种本能会让我们非常的渴望爱情,并在顺利进行中的爱情感觉到无尽的快乐;另一方面,如果爱情受挫,也会让我们极其的沮丧,甚至痛不欲生。前者是能够推动个体去不断地寻求异性的动力,后者似乎就不能简单地这么说。也许对后者的合理解释是目标受阻后的不良反应。而人类由于有更加强大的记忆,那么就会放大自己的喜悦和痛苦,所以失恋在人类身上会有强烈的反应,甚至会形成心理创伤,这应该是人类所独有的。其他的动物如果失恋了,也就是失恋了,似乎没有像人类这样,有的时候会寻死觅活的。我们不得不感叹,智商这个东西,真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同时我们的本能在我们的身上已经不是一枝独秀了,在我们的身上我们的本能面临着一个强大的对手,那就是我们的认知。本能有的时候会被我们的认知所驯服。或者说先天的本能常常没有后天的习得在我们身上更有力量,他们常常要受我们思想和经验的管束。我们会看到有些孩子会听从父母的管束:“你敢早恋打断你的腿”。他们在大学之前老老实实的一点也不敢尝禁果。还有的孩子被父母残酷地情感虐待,使得他们对于亲密关系非常的恐惧和厌恶,以至于即便已经成人了也完全不敢恋爱,对异性没有兴趣,或者讨厌亲密关系。这些都是我们的认知会产生比我们的本能更强大的力量的例证。相对于那些痛苦家庭成长的孩子,幸福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会有更自然与和谐的爱情和婚姻,因为后者是本能与教育的强强联合;而前者是后天糟糕的养育摧毁了本能行为的恶果。

    正如我前面说的人类的爱情是生殖和养育本能的发展,又是人类文化和思想的产物。所以我们人类的思想和文化的改变也在不断地改变着我们的爱情。

    在封建社会,男女之间的爱情自由是没有的,男女之间能够恋爱要看父母是否同意他们在一起。在这一点上封建社会似乎还没有原始社会好。另外,封建社会里(我这里专说我们国家的情况),还有一夫多妻制,现在我们都是一夫一妻制了。我小时候,男人打老婆是经常的事情的,现在很少有男人打老婆的事儿了,有的时候网上流传的是媳妇打老公的情况。

以前的男尊女卑已经不复存在,男女平等逐渐深入人心。比之半个世纪以前,人们更爱卫生了,也更注重个人的容貌和仪表了。因为我们有了更多的资源和更多的时间。科技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生活在提高,我们的爱情的理念也更先进了。可以说我们在构建更加人性和文明的世界观以及爱情观。正如我们在不断地改造着我们的外部环境,使之变得更适宜人类的生存一样,我们也要去塑造和维持良好的爱情理念才行。很多人爱的很扭曲,爱的很卑微,爱的很痛苦,这是需要注意的。在这种现象的背后既有良好观念的缺失,也有爱的能力的匮乏。两个方面都需要被调整和提高,才能真正的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们知道我们的爱有动物的本能,但是我们却不能简单地像动物之间那样简单粗暴地对待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爱情以本能为基础,更要接受文明的熏陶和洗礼。如此才是属于我们人类特有的爱情形式。

 



壹点灵,壹点心香,漫步前行

成为壹点灵专栏作者,写专属于心理学的班马文章

欢迎投稿及勾搭:wenzhang@yidianling.com


4个人已点赞

评论(0)

期待你的评价哦~
免费热线(400-765-1010) 在线客服

早8:00~凌晨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