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我有处女情结,但我女友不是处女,分手和处着都很痛苦,我该怎么办?
2019-11-01   3796次阅读   3个赞

咨询次数:3

咨询费用:600元

案例类别:性心理

运用的技术:焦点解决、精神分析、完形空椅子法

案例简述:

客户陈述:我今年23岁,女友也23岁,我们认识3个月,在我们认识之初,我已经知道她不是处女,我当时觉得问题不大,但最近特别严重,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现在一想起她和前男友有干那种事,我就会很生气,并且逼问她,我既怕听到她回答,但我又很难控制这种逼问,导致现在和女友相处时一点小事就会变成吵架,我无缘无故就会想到他们在一起的情景,并且被强烈的有画面感包围,一想到这些,情绪就崩溃。有时,当我看到女友漂亮动人的一面时,就会想到她这一面也被她前男友看过,一想到这样,就很不舒服,极度难受,觉得女友不洁身自好,很不甘心,有时觉得自己也可以找更完美的,但对现任女友又放不下。现在心情低落,纠结矛盾,我还有两个月就要考研了,目前因为这些情绪无法集中精神学习,我尝试过很多方法,分散注意力,说服自己,朋友开导等,但没有什么效果,最近准备考研,希望解决这个困扰,专心投入学习。

咨询经过:

申明:此案例已征得来访者同意并授权公开

1、来访者一般资料:
性别: 男
年龄:23
学历:本科
职业:学生


2、主诉和个人陈述:
主诉:我有处女情结,最近经常会想到女友和前男友一起性爱时的画面,这使我无法专心做事,影响学习,很痛苦,而且女友知道我有这个情结后,批评我,说我物化女性,我也觉得女友说得对,但我始终没有办法释怀和面对这事实,我该怎么办。

个人陈述:我今年23岁,女友也23岁,我们认识3个月,在我们认识之初,我已经知道她不是处女,我当时觉得问题不大,但最近特别严重,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现在一想起她和前男友有干那种事,我就会很生气,并且逼问她,我既怕听到她回答,但我又很难控制这种逼问,导致现在和女友相处时一点小事就会变成吵架,我无缘无故就会想到他们在一起的情景,并且被强烈的有画面感包围,一想到这些,情绪就崩溃。有时,当我看到女友漂亮动人的一面时,就会想到她这一面也被她前男友看过,一想到这样,就很不舒服,极度难受,觉得女友不洁身自好,很不甘心,有时觉得自己也可以找更完美的,但对现任女友又放不下。现在心情低落,纠结矛盾,我还有两个月就要考研了,目前因为这些情绪无法集中精神学习,我尝试过很多方法,分散注意力,说服自己,朋友开导等,但没有什么效果,最近准备考研,希望解决这个困扰,专心投入学习。

3、咨询师观察了解到的信息:
来访者语音语调较轻,并且带着无力感,因为自己对女友的过激言辞,现在很愧疚,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么爱自己的女友,并描述自己有恐惧害怕,害怕就此失去女友,但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又有沮丧和失落感。


4、来访者主要状况及模式,为此所付出的代价:
1.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想女友和前男友在一起时的画面,只要一想到,就无法专心做事,并且如果女友在身边,就会不停逼问女友,甚至说出一些很伤害女友的话,自己描述,是无法控制的,明知这么做会伤害关系,但就是无法控制,直到闹蹦,不欢而散才住口。
2.小时候父母经常因为各种事吵架,有两个事件记得很清晰,一个是母亲对自己很严格,要求自己成绩优异,只要分数上有点小闪失,就会挨批评,并且不停唠叨,然后自己就自责愧疚,通过努力学习来弥补,自小种下了完美主义的种子;第二件事是父母吵架会涉及到父亲指责母亲不贞洁,自小就被种下了一个种子,女性不贞洁,会导致家庭不和谐,会导致争吵。
3.这任女友前还和其他女孩交往过,虽然她们都是处女,但依然相处不好关系,和她们相处时都会有不安感,会觉得她们身上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跟她们说,明明是为了她们好,希望她们自己能进步提升,但这反而变成吵架的导火索,现在想起来,这个和母亲为我好,要求我进步,模式是一模一样的,我自己当时也会感觉很不舒服。


5、诊断:
来访者早年的经历,种下了完美主义情结、种下了女性不贞洁就会导致矛盾的种子,加上考研临近的无形压力,激发了内心深层的不安,就把这个不安感归结为处女情结引发,认为解决了处女情结,不安感就会消除,但其实是因为考研的压力,考研后和女友分开两所不同学校的分离焦虑,激发了深层的不安感,导致找了处女情结这个“代罪羊”。


6:问题成因:
生物原因:有睡眠不佳易醒的情况,导致压力处理系统处理能力减弱
社会原因:自小生长在父母经常吵闹的环境下,缺少两性关系和谐的榜样,家庭情感系统不稳定,父母关系不稳定。
心理原因:从小家庭环境动荡成为来访者深层的不安感根源,并且还有两个引子,一是母亲对来访者完美的要求,二是父亲和母亲吵架以女性是否贞洁说事,导致来访者深层不安感激发时,会自动指向女性不贞洁,形成处女情结。


7、咨询目标:
具体目标:
1、认知到压力源是考研的临近,把注意力先放在考研上,情感问题在考研这个压力源解除后再议。
2、学会面对自己的不安感,改变指责逼问的表达方式。
3、了解自身情绪的起源,学会自己疏导情绪,不把情绪倾倒在女友身上。
4、构建新的认知,改变“处女情结”这个评判女性价值的局限性观念。

最终目标:
1、通过对原生家庭的探索,自我更加完善,改变不良认知和行为,价值感建立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通过外在因素获得。
2、伴侣关系良性发展,通过沟通表达内在的需求和想法来解决问题。
3、发展出更完善的情绪处理机制,对人对事更圆融通达,不执着于表面,懂得内在才是真善美的体现。


8、咨询效果:
认知:来访者认识到,处女情结只是症状,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要先解决压力源。
咨询中,我通过提示来访者处女情结产生的根源,来访者认知到那是原生家庭带来的不安感的影响,我通过提示来访者,处女情结你一直有的,选择这任女友时就有,但没有被激发,到了现在考研临近才激发,说明处女情结并非根源。

行为:咨询初期很不安,总是追着女友要解决处女情结的问题,并希望女友体谅自己,当女友不体谅,就会向女友发怒,指责贬低女友,咨询3次后,这类行为消失,转变为不安时自己处理情绪,并会对女友说对不起,自己没控制好,并表达需要独处一下来缓解情绪。
我通过以下咨询会谈达到这结果
1、告知来访者,以前的行为会伤害关系,女友感觉很受伤,伴侣间很难承受对方的指责,这样会破坏关系。
2、女友可以一起和你面对和处理问题,但更多的是你自己面对,作为男人,承受多点的,这个承受,包括承受负面情绪的冲击,不能让心爱的女人变成你的负面情绪发泄工具,这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行为。

情感反应:最开始咨询时,来访者当想起女友非处女时,情绪激动,无法控制愤怒,咨询3次后,愤怒情绪消失,转为自己对女友发脾气产生了自责和内疚。
我通过以下对话,让来访者的情绪反应产生变化。
1、你记忆中,父母吵架给你印象最深的那次,是你大概多大的时候呢,他们在吵什么内容?
(通过咨询师的引导,来访者闭上眼,调整呼吸,足够放松后升起最原始的创伤性事件画面)
来访者答:初中的时候,吵架的内容是我的学业成绩不够好,令他们失望了。
2、这个事件似乎和你最开始描述的有出入,但通过你的放松,你潜意识中最记得的是这个事件,看来这个事件对你的影响更深,我们再尝试一下往更深处探索。
来访者在做了这个深入探索的练习后,了解到自己对女友的愤怒指责,来源于母亲对自己严格要求时的指责批评,演变成了今天自己对女友的完美要求和指责,来访者意识到这点后,对女友的愤怒情绪消失。

生活样态:来访者目前已经能专心在考研备考上,很少陷入情绪中,也没有在女友前总纠缠这事,生活能分轻重,回归常态。
我通过以下咨询达到这效果
1、举被老虎追的例子,让来访者认知到,人在应激事件和遇到危险时会产生压力,人性是先保命,此刻很难只谈感情,忽略危险,考研是个压力事件,在压力事件中谈对方是否爱自己,忽略压力事件去谈感情,那对感情就会有错误的判断和期待。
2、举香港回归的例子, 香港是中国的,但不是马上就收回,有中英联合声明,有1997年这个提前就说好的时间,有50年不变的政策,对于和女友之间,也可以先定下一个大家都认同的协商结果,考研前不提感情史,大家暂时分开,不是分手,依然是男女朋友关系,并且有一个自己成长处理处女情结的承诺和学习成长过程,把这过程和女友沟通好,大家都往着考研,化解情结的这目标共同努力。
3、本来几乎闹蹦要分手的状态,现在两人感情反而增进了,比以前融洽很多,能静下来谈心,谈学业,谈未来,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很容易就变成谈过往情史。

回访时来访者反馈:
以前在情绪中的时候很想找女友,会想对她发脾气或者询问她的情史,现在遇到情绪,能定下来先思考这些情绪是自己早年的经验带来的,还是当下事件带来的,能带着觉察看到关系中的互动模式,对女友的愤怒也会转变得很快,当愤怒来时很快可以看到那是自己的脆弱在发出保护信号,当想问女友情史的时候会同时出现一个声音,这样对不起女友,那句质问就不会说出口了。


与来访者的对话摘录:
咨询师:和女友认识多久了,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处女吗?
来访者:在一起三个月了,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处女。

咨询师:那么为什么当时还选择和她在一起,而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的处女情结呢?
来访者:觉得这个是自己的观念问题,觉得自己可以处理。

咨询师:那是因为最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了吗?
来访者:最近要准备考研,我女友是第二次考了,我是一考。

咨询师:那考研对你们意味着什么呢?
来访者:我觉得考研的事比较重要,所以想解决了处女情结这个心结,专心投入考试。

咨询师:处女情结应该不是天生就有的,你觉得什么时候你有了这个思维的呢?
来访者:我觉得是爸爸妈妈在我小时候经常吵架,吵架的内容主要是爸爸说妈妈也有类似问题。

咨询师:那你当时是怎么看待爸爸妈妈这个吵架的呢?你情感上站在哪方多一点?
来访者:我站在妈妈那边多点,我觉得爸爸有错,既然知道妈妈是这样,就不应该选择和妈妈结婚,既然结婚了,就不应该再纠结,所以这也是我目前的问题,我希望解决了处女情结问题,我和女友之间就不会有问题了,婚后也不会因为此事吵架了。

咨询师:什么时候你会更多的想到这些画面?想到这些画面时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来访者:不定期的,但现在回想起来,出现得多的那刻,是我怕失去,自己内心有惶恐的那些时刻,是害怕失去她,惶恐未来。

咨询师:你当时是怎么处理这些情绪的?
来访者:我控制不住情绪,一般都是爆发,逼问她,我很害怕她回答,但我又很想知道,多了她就会烦,然后就是争吵。

咨询师:你觉得这么处理的结果是你想要的吗?你有什么感受?
来访者:我不想要,我感觉到更加害怕和惶恐了,因为吵架会破坏关系,而且她会提出分手,这时我就不单更害怕了,而且还有自责和愧疚,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但已经出口了,所以这正是我寻求帮助的目的,我想我自己通过努力,学习一些方法,我可以自己应对。

咨询师:这种害怕和惶恐,在你以往的亲密关系中,也有过吗?
来访者:(深思了一会),有过,这任女友之前还有两任女友,我记得我也出现过这种害怕和惶恐,而且她们是处女。

咨询师:那看来,对关系的不确定性,导致你惶恐害怕,这个才是更深层的根源,而不是女友是否处女的问题。
来访者:我开始有点理解这些关系逻辑了,看来我应该把关注点放在我和女友的关系处理上。


阮健
2019.11.01

经验感想:
看着是处女情结的问题,是性的问题,其实深层都是情绪压力的问题,关系的问题,性只是个症状,表征,如果只是停留在表征的处理上,就很难真正的解决问题,需要多收集信息,理解来访者的世界,包括现实世界和情感发展脉络,才能真正帮助到来访者。


3个人已点赞

评论(0)

期待你的评价哦 ~
免费热线(400-765-1010) 在线客服

早8:00~凌晨2:00